打印 
 

時代話題                    總56

我所羨慕的服事     劉陽

今年5月裡正式結束了三年半的神學院學習,時間剛好,既沒有長到讓人忘記起初的呼召,也不至於短到以為憑著自己就可以大幹一場。畢業典禮那天,跪在台下被眾牧者在禱告中差遣時,一股熱流傾注在胸腹之間。我這樣的人,竟然可以被當作神的僕人差遣!

感謝神的呼召,使我能夠進入神學院裝備自己,也感謝神讓我可以身處恩福這個大家庭裡,與諸多師友彼此溫暖砥礪。

徹底清理自己的幾年

回首這段日子,除了要完成基本的課業要求,還有機會近距離觀摩有生命流露的師長、實際進入華人教會實習操練,對我都非常有助益。但神最奇妙的恩典,是藉著這幾年,使已入中年、在既定軌道中生活工作服事的我,忽然有了一大段時間,容許神施行拔出、拆毀與建造、栽植的工程,集中對付自己生命中潛藏的傷口和問題,更徹底地清理自己。

如果這幾年我還要每日為生計憂慮,想必很影響這過程的效果。回想當年得知華人世界有恩福這樣有遠見的機構,專門資助對文化和傳媒領域有負擔的神學生,實在是驚喜。

婚姻是最好的神學院。剛入學時,大兒子才五個月,兩年前又添了個女兒。我最被同學熟悉的形像,就是一手拿著原文單詞卡,一邊在院子裡帶孩子的樣子。在與孩子的日日相磨中,讓我更深認識到自己本性的敗壞;在孩子身上,也看到我自己原本就有的罪的影子。若不經過這些,我對自己的認識可能還在雲裡霧裡,對自己的罪還會百般推諉,上多少靈修課也意識不到,聽妻子的直言也不肯承認。

說到這,我要承認,在婚姻這神學院中,妻子沈穎實在是我最寶貴的同窗。在我的每一處傷口,都撒滿她流淚的禱告。我知道,她愛我,卻恨我身上的罪──儘管有時,我希望她連我的罪也一起愛,那樣我就可以免受面質之痛!婚姻是福音的奧秘,我們仍在揣摩與磨合之中。

畢業之際,我對神學院的定義就是:只有在這個學校裡,宿舍生活比課堂表現更重要。這個理解徹底幫助我打掉了之前憑恩賜服事的驕傲,老老實實地承認,我能夠進入神學院讀書、能夠畢業並即將進入教會服事,完全是神的恩典。

作為一個被主找到的病人,某種程度上講,我是把學校當作醫院來辦理入院手續的。如果不得醫治,我根本不可能有任何持續且有果效的服事可言。據我的了解和觀察,這也是許多神學生的光景。而更尖銳地說,在這個世代,神除了病人其實無人可用,甚至也只有病人才肯獻上自己為主所用。神的恩典就在於:我獻上自己的殘破,祂竟然賜我日益康健和豐盛,使我成為可用。

舞台內外的觀摩

除了老師的傳講之外,神經常使用圖書館的藏書,引領、牧養我們全家。當我們面臨問題,無論是事工還是教養子女方面,或個人生命中遇到的某個問題,去圖書館轉轉,每次都會“恰好”借到一兩本非常具有針對性的書,一位師傅就這樣站在我的面前。我體會到,原來神是可以通過圖書館帶領人的。

此外,學校、教會、洛杉磯、美國……一個個舞台,層層疊疊,就像聖經裡說的“一台戲”,各類人都有機會展示自己。而我們以為的台下生活,卻是神與天使重點觀看的舞台。舞台內外,看不見的與看得見的因素交彙其中。或參與或旁觀,都幫助我體會神的旨意如何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看到神的國如何透過人的順服來拓展;我也看到神的心意如何被人意攔阻,魔鬼如何抓住人不肯對付的小小軟弱,敗壞敬拜的舞台效果。我和妻子的確遇到了非常寶貴的生命榜樣,絕不僅限於台上的名人,而是在默默無聲之處帶著十架馨香的生命。

北美的環境幫助我開闊了屬靈的視野和分辨力,尤其是接觸到一些美國基督徒,他們的文化被信仰更新的程度,讓我不得不反思,自己作為華人何以不求甚解、得過且過、自以為義、狹隘刻薄。在北美這幾年,恰好讓我看到許多老一輩牧者進入服事主50年的時間點,許多機構和教會也都步入成立20年左右的光景。旁觀揣摩,幾多榜樣、幾多唏噓。

幾年浮光掠影的觀察之後,我才更覺得恩福的寶貴。陳牧師與師母二十餘年來單單因為摸到主的心意,看到主在末世的排兵佈陣裡需要有這樣一個戰略據點,就夫婦相攜並肩站在有時未免孤獨的守望台上,不計回報、不攬名聲,把自己的資源、心力掰碎了,放在一個又一個像我一樣的被扶助者生命當中,做我們天路歷程中這一程的踏腳石。

這個世代,需要真正有國度胸懷的牧者,在主面前抱一顆單純的心,肯付代價做成人之美的事,促成神在人身上的目的而不附帶其餘。這樣的服事,就是我所羨慕的服事。

面對未來的期許

我和妻子在就讀期間開始了一項名為《境界》的新媒體事工,神感動一些同學和牧者來與我們同工,我們在學校的信箱裡三次收到不具名的奉獻。兩年多來,參與服事的都是義工。神在全球範圍內以異象凝聚人、呼召人,並幫助同工們建立屬靈的聯結,察驗我們服事的心志。相信未來神必定會繼續使用這樣的團隊。

我希望自己在生命的對付上能夠勇敢而堅持。對於十字架生命的操練,無論在家中還是面對周圍的人,我才剛剛開始。求主幫助我堅定走在這條屬靈的路徑上,不自愛自憐,不換道、不調頭。當我軟弱想要放棄時,求主牢牢抓住我,不放棄我!我也希望自己能在神話語的掌握上更扎實,一卷書一卷書地深入進去;同時不斷經歷聖靈的大能。

畢業前的一份作業要求我描述神僕人應具備的品格以及我眼中的成功服事。我大致列了如下幾項僕人的品格:

受苦:以為主受苦為配得、為福氣,“你們蒙恩,不但得以信服基督,並要為祂受苦”,“你們若因行善受苦,能忍耐,這在神看是可喜愛的。你們蒙召原始為此,因基督也為你們受過苦,給你們留下榜樣,叫你們跟隨祂的腳蹤行”。

順服:不是一次順服終生有效,而是不斷順服,以往積累的屬靈資本不成為繼續順服神的攔阻;

求真:神比任何人都喜愛真實;“祂憑真實將公理傳開”;

悔改:傳悔改之道,自己要常常悔改,要不斷給自己傳福音……

至於我所羨慕的服事,或者說,我希望自己能夠做到的服事是:

此生不斷經歷神改變生命的大能,首先是自己的生命,而後自然也能影響他人的生命;通過事奉,首先我自己的生命因此而被不斷對付,被十字架破碎,被寶血潔淨,更多與主連接;在這個過程的同時,我不斷將自己的得著分享出來,通過各種方式無論講台還是媒體。我希望自己的服事能夠證明,我沒有忘記自己是一個蒙恩的罪人,在撒但的網羅中被主保守,願意回頭堅固我的弟兄,願意回應主捨命的愛,不再任意而行,寧願為主被束上帶子,以餘生回答我的主:是的,我愛你。

梅頓說,一棵樹站在那裡就是在敬拜主。我想,至終,如果一個(最)不可能服事神的人竟被神管教、熬煉、改變以至於可以服事祂,就是這個人所能獻上的敬拜。

寫下上面這些話,心中仍有激動,因為不是我已經做到的。人在復述已經完成和經歷到的事情時,大抵是平靜的;在敘述夢想時,卻難免激動。

求主成全,奉耶穌的名。

作者今年畢業於正道神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