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時代話題                    總56

新絲綢路與宣教願景     蘇卿

「絲綢之路」,曾經是遙遠的歷史名詞,如夢似幻。即使在近代旅遊業的大戲碼中,它亦不常擔當大綱;頂多跑跑龍套。不料這兩年它竟搖身一變,披上嶄新戲服,躍登世界舞台,成了鎂光燈的焦點!這套華麗的新裝,長袖揮北舞南,為全球地圖添加兩道鮮艷的色彩。簡稱「一帶一路」的新絲綢路( BAR [ Belt and Road ] ,或 OBOAR [ One Belt and One Road ] , OBOR ),北線(「絲綢之路經濟帶」)從西安跨越高原峽谷,穿越沙漠盆地,深入中亞腹地,通連歐洲。 南線(「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從中國東南沿馬六甲海峽,過印度洋,直抵大西洋岸邊。

新絲綢路的大夢

古代,西方與東方只能遙遙相望。北方隔著高山峻嶺與無邊沙漠,南方有大洋險阻。唯一將兩端相繫的,是纖細、冗長的絲綢之路。途中留下的千年斑斑遺跡,訴說著古人如何因著美麗的憧憬,排除萬難,踏上冒險的旅程。如今新的絲綢之路,何嘗不同樣起源於對美夢的追逐! 2013 年 11 月,中國執政者將「一帶一路」釐定為國家經濟戰略,要與沿途六十多個國家共同攜手,邁向繁榮。這個跨國合作的宏偉構想雄心萬丈,不僅要成就「中國夢」,實現「亞洲夢」,還要更新「世界夢」。 從那時起,順著這個理想頻頻出招的舉動,不時成為報章頭條。以 2015 年為例,博鰲亞洲論壇 3 月底的年度大會,規模遠超越以往;以北京為總部的亞投行(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4 月確定有五大洲 57 國作創始成員國,勢必導致國際金融秩序大洗牌; 4 月中旬,「中巴合作協議」簽訂,中國將在巴基斯坦投資 460 億美元,興建中巴經濟走廊,作為「一帶一路」的啟航。在這條新經濟帶上,未來必定不斷有新的行動。據聞,全國各省無不磨拳擦掌,提出計劃,搶搭「一帶一路」列車。相關的股市更切望出現爆發式增長。有人盛讚,這項規劃一舉三得。一來可把中國嚴重過剩的水泥、鋼鐵等產能輸出;二來可藉交通與通信網的建立,營造區域新格局;三來可建立中國在國際上的影響力;可謂「一子落而滿盤活」。還有專家評價,這是中國五千年治理觀念改變的分水嶺。過去中國持「修文德以來天下」,目光只放在自我的完善。然而,藉著「一帶一路」,中國將主動走出去,積極影響其他發展中國家。

宣教願景的路線

關心宣教的人,對於「絲綢之路」並不陌生。早年,勇敢的福音使者便是藉由此道,前往中土。唐朝時,景教徒循著北線將福音帶到長安;明朝時,天主教耶穌會教士循著南線再度向神州叩門。

上個世紀 40 年代,中國教會仍然弱小,然而有些人得到福音遍傳的異象,認為神要他們要西進,經由最艱難的地帶,將福音傳回耶路撒冷。 1943 年,以陝西的西北聖經學院為班底的「遍傳福音團」成立; 1946 年,以山東樂道靈修院為主幹的「西北靈工團」成立。他們差派短期、長期的宣教士,前往中國的西疆各省,努力佈道,建立教會。 1950 年後政局改變,不少同工為福音下監,甚至殉道。

當年這批宣教士大多受過高等教育,具專業能力,並且立志憑信心承擔大使命。他們所寫下的詩歌、見證、拓荒心聲,激勵了許多內地的信徒。改革開放後各地教會新興,靈工團碩果僅存的老宣教士巡迴見證,生命感染生命,同樣的呼召臨及了新生代。

中國西疆直到耶路撒冷的廣袤區域,可謂福音所遇最堅硬的土地之一。關注普世宣教的人士一般同意,沿線的人對亞裔的接納度較白人為高;而經過苦難歷練的華人信徒,較能承擔這項任務。有些中國教會從未停止為這異象訓練下一代。 2008 年舉辦的「從西安到錫安」之旅,有數十位城市教會領袖參加。 2011 年 8 月,「渴想歸回耶路撒冷的兩代人」會議在西安召開,參與者顯示出極大的熱情與委身。

鑒於對「傳回耶路撒冷運動」,教會界有不同的看法,針對這問題作博士論文研究的一位牧者提出他的見解:

「……中國教會的歸回耶路撒冷異象是合乎聖經的。聖經具有以耶路撒冷為中心的宣教異象。……宣教運動是以錫安為中心抵達地極,向列國傳揚基督福音的運動。中國教會不但要朝向耶路撒冷,亦須走向一切尚未聽到福音的地區與民族,且與他們一同歸回耶路撒冷。」 1

路線重疊的聯想

無巧不巧,教會渴望推進的宣教路線,如今竟與「一帶一路」的規劃重疊。這讓關心宣教的人不禁聯想:莫非神的手在其中,要加速這一地區福音的進展? 懷著「傳到地極、傳回耶路撒冷」異象的中國宣教先驅們,因著政局未得再往前行,只能忠心地將生命與鮮血灑於西疆。今天,是否華人宣教士可以搭上「一帶一路」的快車,事半功倍地跑下一棒? 宣教願景不應屬於少數人。身為華人基督徒的我們,面對新絲綢路的機會,怎能不為主的大使命再度獻身?

註: 1. 本段參考金明日牧師博士論文《萬國歸向耶路撒冷》,待出版。